• 中文
  • 注册
  • 查看作者
  •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2020年5月23日,位于弗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 NASA宇航员Doug Hurley(左)和Bob Behnken(右)正在参加Space X 向国际空间站执行Demo-2任务前的发射彩排。宇航员们所着的由Space X设计的宇航服省略了任务勋章。(图源:Kim Shiflett/NASA)

    这是近十年来美国发射的首批宇航员,也是这55年来第一次穿着没有任务勋章的宇航服升空的美国宇航员。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这不是SpaceX公司第一次让出任务的宇航员不佩戴官方勋章,事实上它已经有两次了。更确切的说,是公司决定不给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两位宇航员为了登陆而穿上的龙号飞船的压力服增添新的补丁了。自2011年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的航天飞机退役后,基于美国的太空飞行一度终止,这次被命名为DM-2的经济任务将重新开始的基于美国的太空飞行。

    拼凑

    此外,在航天飞机和商业机组人员计划的九年过渡期间,所有的乘坐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的美国宇航员和他们的国际机组人员也都佩戴者象征他们曾在国际空间站探索的徽章,如果不是这块的话也会是他们在联盟号上的第二块会长。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Space X官方并没有提到为什么新的宇航服上没有佩戴任务徽章,但他们至少在2018年就曾接受过这种设计。

    因此,当一年后,Behnken和Hurley出现在Space X公司总部的新闻发布会并在他们所穿的NASA的蓝色工作服上佩戴了一个新的徽章时,还有点令人惊讶。在2018年十月,这两位宇航员公布了代表他们DM-2任务的第一块徽章。

    Hurley在接受 collectSPACE采访时说:“这块徽章是我和我妻子Karen的侄子Andy共同创作的。他是一名平面艺术家,我们花了很多个晚上在电话中讨论这个徽章,研究不同的排列方式。在我们讨论完之后,有时间时,Bob和我也会谈论这个问题。”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Bob Behnken和Doug Hurley的DM-2任务补丁,由Hurley和他的侄子,图形艺术家Andrew Nyberg设计

    Andy Nyberg完成的设计在Crew Dragon载人宇宙飞船上呈现出来,包括有太空舱和猎鹰9号火箭的标志。作为目的地的国际空间站的轮廓也出现在会徽上。

    该设计还选取了NASA徽标中标志性的红色以及商业船员计划的标志,象征着美国发射能力的回归,放置在佛罗里达东海岸标志上的银星徽章,强调了Demo-2任务的起点。

    最后,船员名字两边的星星代表了他们各自的家庭成员。Behnken和Hurley各自娶了宇航员同伴(Megan McArthur和Karen Nyberg),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小儿子。”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但这是一个很好的过程,我们很高兴,”赫尔利说,设计补丁。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虽然他们不会在发射时戴着它,但赫尔利和伯恩将在飞行结束后,带着1000块绣好的补丁作为纪念品,在“巨龙号”上升空,分发给队员们。该设计还以翻领针和贴花的形式制作,并可能出现在宇航员在轨道上穿的衣服上。

    买一送一,延续四叶草幸运

    Demo-2在 预定发射前的一周获得了第二个徽章。SpaceX公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张照片首次以绣花徽章的形式出现,作为其网站5月22日重新设计的一部分。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SpaceX在Demo-2任务的任务徽章中包括了四叶草,延续了该公司2008年以来的传统。(图片来源;SpaceX)

    与航天员的贴纸一样,SpaceX的徽章也描绘了空间站的剪影,并在佛罗里达州发射场的上方放置了一颗星星。这两个元素被描绘成从宇航员的头盔上反射下来,作为SpaceX公司新的太空服的一部分。

    宇航员肩部以上是以国旗为背景。

    徽章上还有四叶草的元素,延续了SpaceX公司2008年第一次成功的轨道发射时的传统。那次猎鹰一号任务的徽章是第一个包含了四叶草作为吉祥物,因此之后所有的SpaceX公司的徽章都这样做。

    库伯的传统

    1965年搭乘双子座5号执行任务的成员戈登·库珀(Gordon Cooper)和查尔斯·“皮特”·康拉德(Charles "Pete" Conrad)是NASA首批在飞船发射时佩戴任务徽章的宇航员。

    早期的宇航员包括库伯在内是能够给他们搭乘的水星号飞船另外命名的,但后来NASA禁止了这一行为。库伯表示他们设计任务徽章的想法是借鉴了军事的一种习俗。双子座5号的徽章图样是一个手工缝纫的宽轮篷车,上面标有“8 days or bust”的字样,指代那次任务持续的时间。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这样的行为传承了下来,设计任务徽章成了一项团队建设活动,以及未来成员所信奉的一个标志。NASA中许多新的宇航员们将这当成是一种仪式,通过这个仪式便能在徽章上看到自己名字。虽然宇航史上许多非常著名的标志,比如首次登陆月球的阿波罗11号飞船的徽章,并没有署名宇航员们的名字,而是用别的标志以代表为任务付出的整个团队。

    NASA宇航员贝肯和赫里已完成了两次航天飞行,并且每次都佩戴了任务徽章。在赫里最近的一次任务中,两人的宇航服前都缝有STS-135的字样。这将是赫里航天生涯中的最后一次飞行任务,也是NASA宇航员最后一次乘坐航天飞机从美国发射。

    材质的改变

    贝肯和赫里将执行SpaceX载人龙飞船首次试飞任务(DM-2),而他俩所穿的宇航服上有很多的图标。

    虽然没有任务徽章,但为两人定制的服装右臂上都有一个图案,上面写着穿着者的名字,在右肩上还有一面美国国旗。左臂上有一个NASA官方标志和SpaceX的图标,类似于绣有宇航员名字的标签。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

    2020年,5月23日,在演示SpaceX DM-2号任务发射彩排中,2位成员罗伯特·贝肯(Bob Behnken,右)和道格拉斯·赫里(Doug Hurley)离开了位于NASA佛罗里达州肯尼迪太空中心的尼尔·A·阿姆斯特朗运营和结算大楼。(图片来源:Brandon Garner/NASA)

    还有,在衣服胸部位置的中心,印有NASA航天飞机时代的标识——蠕虫。红色字母“N-A-S-A”是采用了与宇航服外层相同的材质,特氟纶(聚四氟乙烯又称PTFE)刺绣而成。

    用于制作美国国旗和NASA图标的材质同之前美国宇航服上的类似徽章的也有所不同。国旗的图标以往都是尼龙材料的,有时候也与航天局图标一样是刺绣而成。

    而SpaceX宇航服上的这两个图标似乎是用PVC塑料制成的,相比纺织布料,看上去更为简洁。这十分符合压力服的时尚美学。

    作者:Robert Z. Pearlman

    FY:Astronomical volunteer team

    如有相关内容侵权,请于三十日以内联系作者删除

    转载还请取得授权,并注意保持完整性和注明出处

  • 0
  • 0
  • 0
  • 2.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SpaceX的宇航员第一次在发射前放弃佩戴任务贴片-海报-博科园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